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
群情愤2[1/2页]

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 笔趣阁] http://m.28gl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光武元年五月二十一,距上次暴乱已过九天,莱州府依旧处于戒严状态。


除了干活儿以及领取粮食,屯垦百姓不得擅自出入,否则将以军法从事。


在如此严苛管束下,此前暴乱引发一切祸时,都在两天时间内消于无形。


虽然食物供应恢复了正常,但张大贵再也高兴不起来,只因陪他一路走来的发妻死了。


当时百姓暴乱,到处都有奸淫抢劫发生,逼得张大贵一家不得不躲藏,路上王氏跟他们走散了。


在两天之后,官府镇压了乱民,张大贵才找到了妻子,接回了王氏赤裸的身子。


这样的惨事,并不只张家经历,这次暴乱的惨剧还有许多。


此刻,张大贵正蹲在妻子坟包前,就这样直勾勾看着眼前土堆。


一路上那么多苦难都经历了,本以为好日子就在眼前,谁知老天爷跟他开了个玩笑。


想到伤心处,张大贵忍不住嚎哭起来,同时捶打着自己胸口。


他恨官府恨暴徒更恨自己,很自己没抓紧妻子的手,才使得她经历魔爪死于非命。


张家不止张大贵痛苦,他儿女们一样痛苦,但日子终究还得过下去,所以孩子们此刻在地里干活儿。


但此时,张家大儿子找了过来,并带了一条消息。


“爹,刚郑老头儿说,圣旨下来了……皇上下旨将王谦望这畜生凌迟处死,其他暴徒全都腰斩!”


听到这话,张大贵死灰的目光恢复精力,随即他转过身问道:“何时行刑?”


“就在后天,值守的百户说了,后天所有人都可入城观刑!”


“好……老天有眼,皇上圣明啊!”张大贵哭嚎道。


…………


另一头,都察院佥都御史刘景辉,已向王谦望宣读了圣旨。


而罪魁祸首王谦望,已经吓得腿脚酸软小便失禁,若非左右差役扶着,已经瘫软在地上。


见他这幅样子,刘景辉身后的河东藩臬二司官员,以及各府县其他官员都深受震动。


将王谦望凌迟处死,可见皇帝陛下何等震怒,这让他们不免兔死狐悲起来。


他们虽不似王谦望这般胆大,可背地里小动作也没少干,这要是被追究起来……后果简直不敢想象。


回去之后,一定要把手脚收拾干净,老老实实把差事干好……这是官员们此刻的心思。


时间很快来到五月二十三,莱州府南门外已聚集了大批百姓。


此地空旷,能容纳足够多的百姓观刑,所以刘景辉选在此处行刑。


现场,莱州卫的士兵已将刑场布置完毕,并将百姓隔绝在二十米开外。


太阳高升之际,刘景辉带着一众河东郡官员出现,然后便由按察司宣布行刑。


很快,三十几名人犯被押上行刑台,这些人便是乘乱烧杀抢掠的暴徒。


看到这些人,底下百姓彻底愤怒,他们的家人就被这些人所害。


没在平乱时被格杀,反倒让这些人被多活这么些天,百姓们只想他们立刻马上死。


“砍了他们,为我妹妹报仇,砍了这些畜生……”


“这些畜生啊,不是人啊……”


群情愤2[1/2页]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